理财服务

邮箱:
电话:
传真:
手机:
地址:
当前位置:主页 > 理财服务 >

理财服务

“中国制造”如何实现突围

作者:admin 时间:2020-03-25 00:29

“中国制造”如何实现突围

简介:中公时事政治频道改版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并获取时事政治热点、时政模拟题、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今天我们注目--时政热点:中国生产如何构建突围。作者: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郝凤霞近年来,美国、德国、日本、英国等争相公布新的工业规划、实行再行工业化战略,加大力度推展制造业发展。对中国来讲,面临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原先资源推动型或投资推动型发展模式遇上相当大挑战,如何构建突围、迈进更高质量发展呢?带给低收入乘数效应制造业发展是经济结构转型的基础。生产企业竞争力就越强劲,的组织资源能力就越强劲,企业的服务生产量效率越高。同时,制造业发展具有明显的低收入乘数效应。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增加值所占到份额仅有为2.7%;2000年后急遽减少,到2016年占1/4以上,同期制造业的就业人数从4000多万人减少到8000多万人。研究指出,制造业每建构10个工作岗位,就不会产生4个新的工作岗位。当然,乘数效应的大小因有所不同行业、有所不同区域、有所不同发展阶段而异。制造业是新创企业、服务业产生与茁壮的根基。生产力的提升来自于两种机制,一是现有企业的内部重组和业绩提高,二是优秀企业代替低效率的现有企业。经济快速增长的动力源泉来自于市场竞争,如果没充足强劲的制造业,新创制造业企业将不得而知产生。服务业也是如此,服务业在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中占到相当大比重,但这是以繁盛的制造业为承托才以求构建的。发达国家明确提出的知识经济,也以各国享有强劲的制造业基础为后盾。微笑曲线更加平缓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不是在堵塞环境下展开的,必须注目全球产业价值链的变化。过去10年,全球产业价值链经常出现了一些关键性变化:全球价值链贸易密度在减少。贸易密度所指的是出口占到生产量的比率。过去10年,产品的跨境流动在增加,从原本的28.1%减少到22.5%,贸易快速增长的速度在减慢。更加多的新兴国家随着人均收入的快速增长,本土消费量和消费水平在减少,消费了更好自己生产的产品。终端市场的移往为中国企业带给机遇,可以致力于研发更加多面向国内市场的设计和品牌。服务贸易的增加值在快速增长。过去10年,服务业贸易增长速度减缓,知识产权、电信、IT等行业的快速增长堪称产品行业的2至3倍。尽管传统贸易统计资料中服务业遭相当严重忽略,但服务业贸易建构了产品贸易中的1/3增加值,且研发、工程、销售、市场、金融和人力资源等都有可能构成产品走向市场,产品贸易和服务贸易中间的界线更加模糊不清。科学知识密集程度更加低,传统的微笑曲线显得更加平缓,有所不同环节之间的附加值鸿沟在增大。研发、品牌、软件、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中所占到价值在减少,价值建构正在向两端移往:一个是改向上游活动,如研发和研发设计;一个是改向下游活动,如营销和售后服务。根据世界投入产出表格,劳动密集型产品制造业从2005年的55%降到2017年的43%。一方面是因为发展中国家工资下跌,另一方面是因为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用于的趋势。由此,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改变为资本密集型制造业。而全球价值链上无形资产所占到附加值从原本的5%左右减

“中国制造”如何实现突围

少到13%,这种改变对发展中国家制造业参予全球价值链模式明确提出了新的拒绝。无法全然依赖低工资战略随着贸易全球化和生产分工专业化,更加多的国家参予横向分工体系,但发达国家依然占有价值链高端。对中国生产而言,发展策略不应针对性地作出适当调整,从更加将来的角度为高质量发展获取新的动能。一是扩展本土和发展中国家市场资源,谋求国内外市场的再行均衡。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研究指出,新兴市场国家到2025年消费将占到全球制造业产品的2/3,较为集中地反映在汽车、建筑、机械、奢侈品等领域。中国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利用较为优势构成区域分工体系,构建在某些行业产业价值链的主导能力。同时,增加国内交易成本,充分发挥本土市场资源。中国经济的较慢发展也为世界各国获取了极大的市场。1995年,繁盛经济体仅有向中国出口3%的产品;2017年,快速增长为12%。德国、美国、日本等国家生产的汽车,有近一半的销量再次发生在还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二是通过服务化捕捉更加多增加值。不管软件设计、知识产权还是销售,制造业中的价值更加多地来自于服务。由此,销售周期延长,边际收益减少,与消费者更好的对话可以带给更佳的设计理念。同时,商业模式从销售产品改向获取服务,或者从买软件改以数据分析,通过了解洞见客户市场需求,获取基于服务的产品。三是提升中国生产在全球价值链中的横向统合度。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展出有了较完备的本地价值链和横向统合的行业格局,本土企业大大进占新的细分市场。在新建先进设备工业生产能力的同时,中国也在急剧前进工业现代化进程,出局老旧工厂。原本,获益于较低工资水平,执着高效率和低成本的公司将工厂向新兴经济体迁入。但在要素禀赋结构发生变化之时,德国、美国等发达国家打开制造业兴起之路。双重压力下,中国生产将无法全然依赖低工资战略。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沦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在这方面,国外早于有先例。二战完结后到20世纪70年代,德国作为欧洲主要的制造业强国,大量生产各类工业制成品。20世纪80年代开始,德国的制造业面对新的挑战。这世纪末,亚洲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显著,日本、韩国的产品质量优良,德国制造业与之比起并不具备性能和价格方面的优势。于是,德国根据自己在技术方面领先的优势调整产业结构,通过制订产业政策稳固研发能力,从而在轻巧资本品的生产上超过世界领先水平,如机械产品、大型医疗设备、电机和电气产品等。与此同时,退出一些渐渐缺少竞争优势的生产产业,如家用消费电子产品、纺织品等。可以显现出,德国制造业的结构仍然在发生变化,但始终不变的是打造出竞争优势。四是希望技术密集型新创企业茁壮。每个新创企业代表一个额外的竞争者转入市场,高水平的初创企业不会必要威胁现有企业的主导地位。从生产量市场来讲,市场竞争强度与经济绩效之间不存在于是以涉及;从投放要素来讲,新创企业必须资源,并为劳动力和土地资源等投放建构产生额外市场需求。这种额外市场需求不会对有数企业的盈利能力构成威胁。为维持盈利能力,企业须要通过提升生产力来填补更高的投放成本。由此,新创企业可以有力地增进所在区域的经济快速增长。